“坐呀?”宋福生指着沙发

    富贵摇头,不坐

    身上挺脏的瞅瞅就得了,等他换身干净的衣裳洗个澡后再来坐

    富贵背着手,探身站在“家和万事兴”前,仔细地看

    福生问他:“我写的,咋样?”

    “好,嘿嘿,好看,”咋那么好看呐,瞅字心就热乎

    俺们大伙能有今日,可不就是“家和”

    富贵很捧场

    主要人家也是真那么认为的,福生写啥都好看,说啥都对,俺兄弟浑身上下都是宝

    接着又去看画

    当看清壁炉上画的是啥时,宋富贵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低沉的“哎呦”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感情可能过于充沛了,要不然也不能一下子心就像胀满了东西

    “家里要是来了客,就凭这些画,我就能给他讲一小天儿”富贵眼睛有点微红说道

    对于九族来讲,每幅画都是个长长的故事,每件事都饱含着酸甜苦辣,每个故事的起头都很艰难

    像刚来任家村没有炕,他们连哭都没空闲

    大地上冻,硬刨地,摔土坯子

    像他半夜听到狼叫声,出门瞅瞅就和狼对上了眼

    像那地雷,他第一次杀人不是论单个,是一片一片的杀人那真是一段血雨腥风的日子

    弄的他后来押运,途中遇见一些不入流的小土匪都不当回事,只要别影响到他,准保会留那些人一条狗命

    总之,激动了,有点激动,嘿嘿

    富贵急忙挤了挤眼睛,随后就嬉皮笑脸道:

    “我就是打松子从树上掉下来摔的直迷糊,后来那一道,我啥也没干,就一直在迷糊进城的时候你忘啦?我还一脑袋扎人怀里,给人膈应够呛”

    宋福生笑,确实

    而且那阵,一直到进村落户,他和富贵也并不亲近

    因为这小子一直处于轻微脑震荡中,不是吐就是在迷糊

    迷糊,人就会犯错

    比如不走直线掉进地窖里,比如抡锄头差些给阿爷脚刨到,总给他找麻烦

    宋富贵指着最下方的画:“这是雨点?”

    宋福生看了眼画:“不是雨点,是省略号,未完待续,没看单独裱上吗?用你侄女的原话,这副画叫最美的期待就是说,咱们还需要努力,后面再多置办些家产,完了她再画,再给补充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雨点子呢画的是眼下我还寻思雨点不是成串的吗?搞半天是期待,艾玛这期待好,”富贵哈哈笑

    大侄女咋那么有才

    在富贵的哈哈笑声中,王忠玉站在门口喊道:“干啥呢,你不是来取桶?取哪去啦”

    啊,对

    富贵一拍脑袋,瞧他,都忘了

    急忙出了客厅,“你家桶呢,咱家水能吃了,我去给你打水”

    宋福生一边指厨房让富贵去取桶,一边示意王忠玉进屋

    忠玉没进来前就说:

    “哥,你这样好吗?早我就想说你,弄的俺家女人,从老娘几个嫂子到媳妇就没有一个知足的明明盖新房是喜事,她们说和你一比像旧屋还别说,我站门口瞅也眼馋”

    挣的钱不够哇,远远不够

    忠玉心想:还知什么足

    福生哥总是适时的给他们泼冷水,在日子不错时,亲自打样告诉他们,日子可以更好,怎么过才叫更好

    你看看,房子可以这样盖,屋里可以拾掇出一朵花来

    顶天立地老爷们,就要奔更好去,不能安于现状

    “水能吃了?”

    “能了,咱家井和村里不一样,不像他们露天的,咱家井本来就在阿爷家屋里,就咱们这一阵又洗又涮的早就抽完了脏水,他……”

    王忠玉光脚站在客厅里消了音

    屋里比站门口看还邪乎

    继富贵后,忠玉也差些耽误在这,一个个都忘了正事

    “走哇?”

    “嗳,嗳来啦”

    富贵喊着忠玉俩人拎空桶跑了

    跑了几步,忠玉才站住脚想起来:“对了,三哥,老爷子让集合,拜山神”

    宋福生点头示意知道了

    回过身,他问钱佩英,“富贵和忠玉嗓门这么大,俩孩子咋没动静呢”

    可不是?半天没见着了

    两口子急忙推开米寿的屋门:“……”

    地上摆着一盆水,屋里地板压根就没擦,包袱皮也没打开,抹布扔在桌上

    米寿躺在炕上一手铜镜、一手全家福画像,早就睡冒汗了

    窗户没开,他能不冒汗吗?这孩子

    米寿这屋炕紧挨炕墙,窗户靠书桌

    他这屋好,冬天的时候客厅壁炉烧起来,那一面墙都是暖墙

    选屋子的时候,该说茯苓是懂事的,将最相中的卧室给了弟弟,自己选了炕靠窗户的,那漏风啊

    而且还需要大冬天将炕下面的假抽屉打开,那里有个炕洞,需要自己添木炭添柴烧

    钱佩英说:“我就知道他不会收拾,他才多大”

    宋福生说:“多大也要慢慢学会你看那考场里,就有那笨蛋,饭都不会煮他将来求学,能总是用私教吗?到了学堂里住校,不会规整行礼,自理能力差,给你往回带脏衣裳?”

    真那样,就得揍米寿

    他最膈应“大少爷”的那些毛病

    在这些方面,宋福生是不惯着米寿的

    钱佩英没犟嘴,确实,学会总是比不会强,甭管到时有没有小厮

    “得了,你还是先担心他长大能不能处处留情吧,你看看这孩子,睡觉前指定在照镜子”

    可喜欢美啦,每天都美滋滋,自恋

    宋福生笑了,对着熟睡的米寿屁股轻轻拍了一巴掌:“我可没钱给他娶十个八个媳妇”

    当推开闺女屋门,好嘛,这可真是姐弟俩

    在他们两口子傻干活时,宋茯苓也在睡觉,难怪没动静

    只不过生女儿就是这点好,女孩子心里有章程

    虽然没有帮父母干活,那真是多余的事一点儿也不操心

    但是老宋两口子知足,你看,咱家茯苓是将自个屋里收拾干净后才睡

    窗户打开,屋里喷香的,脚朝窗户,头朝炕沿,身上盖着小被单,可能是怕被风吹到再口歪嘴斜

    宋福生放轻动作将门关上:“行了,就咱俩去拜山神吧”

章节目录

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顶点新书网 - 顶点新书网,玄幻小说,TXT小说,全本小说,TXT小说免费,玄幻小说只为原作者YTT桃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YTT桃桃并收藏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最新章节